首页 -> 一线保安

为金融安全保驾护航——记广州保安服务公司金融护卫中心二大队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4-03-14 浏览次数: 1144

押运,让人不禁联想起一个古老的行业——镖局。孤烟大漠, 落日长河,镖师们手握刀剑和镖旗,跑前呼后,护卫着满载金银珠宝的马车缓缓前行,那是个刀口舔血的活儿……随着时代的变迁,押镖这个职业渐渐没落了。如今,我国社会经济得到飞速发展,需要一支专业化的“押镖”队伍来为金融安全保驾护航,而武装押运员就是当代的“镖师”。

在生活中,很多人都在银行门口看到过全副武装的押运员,但大家对这支队伍的实际情况知之甚少。对于他们来说,在普通人眼中熙熙攘攘的闹市、普普通通的街道总是显得格外谨慎,制度的执行、纪律的好坏、素质的高低决定着他们能否顺利完成任务, 而忠于祖国、甘于奉献是武装押运员的精神写照和心里依托。

夜已经深了,总经理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,公司领导层的几位同志现在都出现在这里,周秘书拿着一沓资料,正在念着:“焦鹏,男,25岁,退伍军人,政治面貌:党员。2005年加 入广州保安服务公司,现任公司金融护卫中心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,曾荣立 个人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两次。张一凡, 男,24岁,大学本科毕业生,政治面貌: 群众。2005年加入广州保安服务公司, 现任公司金融护卫中心二大队四中队押运员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总经理眉头一紧,他立即打断了周秘书:“等一下,这个张一凡上交的资料准确吗?我记得他已经是中队长了,怎么报上来的还是押运员?”

“资料是没有问题的,情况是这样, 张一凡这小子上周还是中队长,他和二大队队长徐斌在新开辟的押运线路上产生了分歧,两人争论得很激烈,结果一冲动,他先动手把徐斌给打了……按照公司奖惩规定,他职务降为押运员,暂留公司查看,记大过一次,罚款500元。”主管人事的刘副经理一口气说道。

“喔。原来他又闯祸了。”随着总经理哼了一声,屋里陷入了沉寂。在总经理的记忆里,在近年来公司招收进来的押运员中,焦鹏和张一凡是给他的印象较为深刻,两个年轻人经历不同、生长环境不同,且性格迥异,加入公司3年来,总经理一直默默关注着他俩。在总经理看来,他两一个经受过部队的洗礼与磨练,沉着稳重,执行力强;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熏陶,思想活跃,创造力 强。如今,为了执行更高层次的押运任务,公司决定组建特保押运队伍,二中队,人数要求不多,但质量要求绝对不能低,选拔哪些优秀的押运员进入这支队伍,成为一个令总经理极为犯难的问题。今晚正是决定二中队队员的关键时刻,经过众人的提议,能想到的整体素质高的几名队员都入选了,只有最后两个名额难以确定。

“咱们公司年轻人不少,焦鹏和张一凡,这两个人,我觉得可以,你们怎么看?”总经理略带磁性且中肯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焦鹏我倒觉得没什么问题,可张一凡这孩子怕不太稳啊。”周秘书挤出一脸担忧的脸色,其他人纷纷点头,表示周秘书说的有道理。

总经理听完,本来皱着的眉头又紧 了一下,但他似乎是下定什么决心,随即又舒展开了眉宇,笑道:“你们是说他难管教吧?放心,这个年轻人我观察过,还是有调教余地的,而且这次我要亲自带这支队伍,就他俩了!”总经理说着将指尖燃烧的半只香烟按进烟灰缸里……

时间回到3年前,那是冬天的一个清晨,遥远的天际刚刚出现鱼肚白,车窗外寒风嗖嗖刮着。这个时间广州市的大部分居民还在睡梦中,随着车子的向前移动,一些晃晃悠悠的黑点变得越来越近,那应该是早起晨练的人们。而除此之外,在宽敞的道路两旁,即使你使劲把眼睛睁大也看不到几个移动的物体。

焦鹏蜷缩在座椅上,在他的视野前方,右边是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车长徐斌,左边是正在开车的驾驶员老张,焦鹏转了转头,将视线对准了老张。在他对老张不深的印象里,老张是那种很爱讲话的人,虽然他们认识还没有超过24个小时,但他看得出来,沉默一定不是老张平日的风格。此时车内安静得有些可怕,只能听见发动机轰轰的吼叫声,连一向以不喜欢说话的焦鹏都觉得 有些无所适从。突然,他的余光中扫到 从左边递过来的一只手,焦鹏转头一看, 出现在他面前钢盔下面的是一张坏笑、 稚嫩、白皙的脸,他才记起刚才在黑暗中整队上车时,坐在他左手旁边的一位成员。

“嗨,我叫张一凡,你呢?”对方低声说道,声音低得仿佛只想让焦鹏听到。

“我叫……焦鹏。”他低声说着,虽觉得在此时的氛围里与对方认识有些什么不对劲,却又不想驳对方面子。

“昨天整队时没见过你,你也新来的吧?”张一凡边说边抖了抖递过来的手。

“我……昨晚刚刚到队里。”焦鹏赶忙举起他的右手伸了过去,两只年轻的 手第一次握在了一起。

张一凡扬起头计算着什么,然后一本正经地说:“昨晚?喔,那你来的比我还晚……半天,我听说部队里一向都讲究‘先到为大’,所以以后呢,你可以叫我……叫我凡哥,怎么样?”看着焦鹏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,他也不等焦鹏说话,就忍不住“哈哈”的笑出声来。

“安静点!培训时老师没教过你们吗?押运车里要保持安静!”车长徐斌转头呵责道。

听到车长的指责,焦鹏立即不知所措起来,张一凡则摆出一副无奈加无视的表情,转头看着窗外,嘴里还不忘小声嘟囔着什么,押运车飞速得移动,而车里再次没有了人的声音。

相关阅读:
读书,学最好的别人,做最好的自己——记粤保保安公司广州基地经理荣宁2015-11-27
记录广州保安公司护卫部金融押运队员一天的生活2015-09-07
随时准备着应对挑战——广州十佳保安员之一陈荣华2015-06-09
如何看待保安由老保安“传、帮、带”替代正规培训2014-12-30
平凡也是另一种伟大2014-12-25
保安工作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2014-12-24